QRコード
QRCODE
インフォメーション

アクセスカウンタ
読者登録
メールアドレスを入力して登録する事で、このブログの新着エントリーをメールでお届けいたします。解除は→こちら
現在の読者数 0人
プロフィール
tucu
tucu
オーナーへメッセージ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2週間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  

Posted by スポンサー広告 at

2016年06月22日

一襲煙雨,一座城

大地復蘇,萬物生輝,我從冬的繈褓裏涉寒而至,三月的季節,獨看一場花飛寂寞不語,觀江南的山水無言。那一襲煙雨,鎖住這座城,時光也濕潤。心頭,一抹微漾的情愫,留下一份執著和純真。這春天的旅行者,又踏上了曼妙的步履,恍若夢裏一道道深淺的印痕。——題記

煙火流年,如夢翩躚。此刻,歲月的信箋上,被塗染了一份流轉的綠意盎然。天空,是一層薄薄的陰雲,一襲煙雨,濕濕的,宛如一些縹緲久遠的往事。雕花的窗櫺綠了,瓦簷下,墜落一個個晶瑩的詞語,門前的庭院深深,卉木萋萋,那倉庚喈喈的枝頭,已是苞蕾吐芽,芳香盈袖。春天就這樣來了,滿眼皆綠,那一江春水,載著落花,被一只多情的鳥趕來,銜起一朵,它能讀懂春天的寓意麼?

陌上,柳樹一身新綠,纖塵不染,春風梳理這些青青的睫毛,綴著一顆晶瑩的淚,打濕了我紙上多情的詩句。靈魂藏在三月的深處,看山幽靜,水秀清,那重重疊疊的美麗,宛如一道輕描淡墨的風景。冰雪消融,泥土解凍,我又聽到了春天心跳的聲音。好似那寒流滾滾,朔雪飄飄的冬季,在一夜之間逃逸。流水破冰,叮咚而透明;那歡快的音樂,敲碎了山巒的清寂,也敲碎了年華裏靜謐的夢。

一直喜歡晴耕雨讀的日子,攜一顆簡約的心,用淡然濡墨,把多少個黑白日月,靜寫為流年安穩。春韻的氣息,是一股芬芳馥鬱,草色清新,又是一份明媚自然,婉約詩意。輪回的四季,在這裏又找到了起點,我淺淺執筆,將積蓄了一冬的心事,醉化成一紙柔情。

一襲煙雨,打濕了春天的背景;一座城,一抹微漾的情愫,氤氳散開。

春天,多麼明媚的字眼啊,古往今來,被點綴了無數的唐詩宋詞。它的嫵媚,靈氣,更像一幅水韻流動的畫卷,裝幀著多少生機蓬勃的故事。我生長於春,愛著它,更愛花柳繁華的江南水鄉,白牆黛瓦,碧水畫舫,總是如此的簡靜安穩。草長鶯飛,巷柳堆煙,那一條熟悉又悠長的雨巷,有著濕漉的油紙傘,散發一陣芬芳,原來是久縈夢裏的丁香花姑娘。

憶往昔,顛沛流離的時光中,我如一片流浪的葉,從春走到秋,將四季的風雨,濃縮在了表面,一路飄泊,搖曳,把每一份思念,編織成潔白的夢,把每一份孤獨,裝進明天厚重的行囊。春染著心林,回首那過往相遇的溫暖,一點一滴,早已編織成記憶。滾滾紅塵,有太多的千絲萬縷,煙火人間,讓我們感恩這平淡的歲月,給不平凡的生命,一段段美麗的相遇。

有人說,人生,似一朵花開的芳華,一片葉落的寂寥,最終,孤獨地歸入塵埃。這刹那的時光,一晃而過,演繹著悲歡冷暖,聚散離合。多少是來不及等待的故事,人去樓空;又有多少是鏡花水月,過眼雲煙。如夢的歲月,韶華易老,我們都只是匆匆的過客,在這縱橫的阡陌上,風雨兼程,萬千個忙碌的身影,像是一群不羈的馬,奔湧向東,又在深夜裏溫柔地歇下了旅程。

一襲煙雨,沐過天空;一座城,春天的旅行者,又踏上了曼妙的步履,恍若留在夢裏——深淺的印痕。

塵路漫漫,飄泊的船隻,總有一顆歸岸的心。多想尋一方幽境,收留起歲月的浮華。坐酌於溪邊,聽牧童吹一曲柳笛,看小荷才露尖尖角,漁翁忙放春網的身影。與山風對弈,將世間的恩恩怨怨,悠然淡去。在心中修籬種菊,看緣來緣去的從容,寵辱不驚。

水很綠,山很青,春天很親。隔著一簾煙雨,品幾盞清茶寄素心,任幽香沖去浮塵。在清淺的時光中,閱一本書,拾一抹暖意;或看一場老戲,體味曲終人散的落寞。春夢無痕,隨遇而安。領略花為悅己者開,月為心閑者明的禪意,面對塵世的紛擾,淺笑嫣然,即使活在紅燈酒綠,如雲山水墨間,心看淡者,自得其樂。

一襲煙雨,一座城,誰在粗茶淡飯中,默默體會生活的快樂?誰又留意了詩情畫意的黃昏?

物轉星移,冬去春來。這一襲煙雨,又將一季的憂傷洗滌,浮躁濾清。朦朧的遠山,吐出幾個氤氳的煙圈。疲憊歸家的姿勢,是黃昏最生動的注解。飛鳥沉默了,撿起一句一句春天的

詩行,飛向溫暖的巢窩。

雲霞醉夢,曉霧生煙。也許明天拂曉,雨止雲開,陽光會更加鮮美。

  


Posted by tucu at 11:49Comments(0)

2016年06月15日

故事要怎麼寫,才能不遺憾?

我的24歲,是個尷尬的年齡。想買車,想Pretty renew美容買房,偶爾想結婚。似乎這已經是一個任務,而不再是一個目標,有時也會這樣想想,我還這麼年輕,想要的卻這麼多,總該慢慢來的,說道理自己還是太急躁了吧。好吧,我承認這是個不錯的藉口,所謂年輕,只是一塊做錯事後的一塊遮羞布。透支著信用卡,透支著精力,然後換回不屬於現在的成果,而這好像就是成長的代價。

我的24歲,是個念舊的年齡。時光記錄著所有的故事,關於那些從前。我們喜歡抑或厭煩的種種。東理,留下了很多記憶,有歡樂的,痛苦的,不舍的,難忘的,錯過的,收穫的……有時候,交談變得空洞,沉默反而溝通;色彩顯得蒼白,黑白反而精彩。那些年,我曾因為騷年的一句“龍卷去不”就怦然心動,或許這就是友情的開始;那些年,我也曾因為少女的一個回眸就久久不能忘懷,這個也可稱作愛情的蓓蕾。

我的24歲,是個孤獨的年齡。我喜歡在推著腳踏車在路燈下漫步,看著自己的影子被越拉越長,心中默念,其實,我不是一個人,我還有影子。人的一生,必須走過繁華,也必須走過低谷,在歲月和現實的摧殘下,慢慢的學會了憂傷的獨處,成了一種戒不掉的習慣,學會了用孤獨的靈魂與落寞的文字對話,在斷斷續續傷感的文字裏闡述人生。這是一種境界,用心模仿,觸摸本不該屬於這個年齡的情感。孤獨,如泣,如訴。

我的24歲,是個偽裝的年齡。城市的生活腳步總是那麼的匆匆忙忙,人潮擁擠,車水馬龍,自己的神經也繃的緊緊的。進入社會,到處都是形形色色的人,因為害怕受傷,身體上的或者是心靈上的。習慣把自己影藏起來,只有面對熟人的時候,才會偶爾露出面具下麵的本真,當換來一句“你怎麼這麼幼稚”的時候,好吧,還是帶上偽裝吧,你也慢慢習慣不真實的我。

我的24歲,是個動盪的年齡。工作,開始慢慢變的美好,滿腔的拼勁,就是為了這一切美好的伊始,可以來的更快一點。周立波說過,要是你生活中缺少了某樣東西,那就是你沒有給予它足夠的關注,比如錢。這也是為何我會隻身來到深圳,努力的原因之一吧。生活還是不能太平靜了,死水總要起點波瀾才好。誰比誰辛苦,誰比誰努力,沒人會關注,況且,我只想在乎我在乎的,比如人。至少我不想父母在淩晨5點,還在用艱辛的雙手的為我鋪開未來的路。

我的24歲,是個想家的年齡。告別異鄉孤獨的客,常是走著Pretty renew美容走著不覺然卡住的瞬間 ,心一刹那像荒草一樣燃燒,剪刀般的思念,又是一次蔓延。成和超的婚禮,也給了我一個回家的理由,然後便是不計後果的計畫行程,晚點四個小時的車程,也變得沒那麼在意。伴隨著和煦的陽光、清新的空氣,在家起來的每個早晨,遠比以前來的珍惜。我喜歡這樣偷偷的讓自己停下來,然後重新啟程,走的更遠。家是寄託,更是不變的動力。

我的24歲,是個夢想的年齡。夢想應該是屬於青春的,雖然青春的字眼慢慢的覺得陌生,年輪也總是很輕易的烙下蒼老的印記。以為總是長久的東西,其實,就在轉神與刹那間便不在身邊了。曾經深愛、思念著的人便輕易的變成了曾經熟悉的陌生人。曾經純真無邪,曾經美麗夢想,隨著四季輪回慢慢的散盡……這就是青春,這就是夢想。現實存在,背後的夢想,有時變得觸手可及,有時變得遙不可及,我樂此不疲的追逐著屬於我的夢想。

我想妙筆生花,寫盡一段即將逝去的時光,我想栩栩如生,畫出阡陌紅塵中一撇驚鴻。24歲,你好,我才好。

很喜歡這句話:青春只是給了我們初見的機會,這一切不會再來,不會再走,不會再見;也許我會跋涉更遠的地方,也許我會成為更好的自己,也許我會走進不同的世界,也許我會很快遇見那一片好時光。

故事就這麼寫,成長,我們不再遺憾。


  


Posted by tucu at 11:16Comments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