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Rコード
QRCODE
インフォメーション

アクセスカウンタ
読者登録
メールアドレスを入力して登録する事で、このブログの新着エントリーをメールでお届けいたします。解除は→こちら
現在の読者数 0人
プロフィール
tucu
tucu
オーナーへメッセージ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2週間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  

Posted by スポンサー広告 at

2017年03月03日

母親的聲音

父親去世那年,她10歲,弟弟8歲。生活就像一幅緩緩展開的畫卷,才剛剛露出幸福的顏色,便被突然襲來的暴雨打濕,一切的快樂和安寧,都被浸染的一塌糊塗。

溫柔賢良的母親,從此變成了另外一個人,狂躁,暴戾,不小心打碎一只碗,也會被母親聲嘶力竭地訓上半個小時。就是從那時候開始討厭母親的聲音的吧,那種尖細而乾裂的聲音,粗暴地打磨著她的耳朵,一點點地浸透到她的生命裏去。她想不明白,為什麼母親原來甜潤柔美的聲音,一下子全變味兒了呢?

其實那時候,母親也才30多歲,成熟飽滿如一枚盛夏的果實。許多人來提親,卻都被母親潑婦一樣給罵跑。母親像一只全副武裝的刺蝟,逮誰刺誰,甚至包括她和弟弟。

母親在菜市場爭到一個攤位,每天早上4點起床,瞪著三輪車,從城北的家到城南的蔬菜批發市場。這樣的路程,等於把整個城市繞了一圈。風裏雨裏,飽滿成熟如一枚盛夏的果實的母親,很快便風乾成了一枚瘦小乾癟的乾果。

16歲,她長成一個沉默而內斂的姑娘,讀高一,成績優秀。每天中午,她從學校跑回來,飛快地做好飯,提著飯盒,騎自行車穿過五條馬路,去給母親送飯。常常,在人聲嘈雜的菜市場,母親一邊飛快地往you beauty 陷阱嘴裏扒飯,一邊用粗大的嗓門和人講價錢。有一次她去的時候,母親正和人吵架,母親尖銳淩厲的聲音,充滿了她的耳膜。對方是個胖而驕橫的女人,吵不過,便叫了男人來,那男人,蹦跳這要去打母親。陽光下,她清楚地看見母親飛舞的唾沫星和這眼淚的臉。這些,一點一點,濡濕了她的青春。

22歲,大學畢業,保送研究生的資格被她放棄了。因為小弟也在讀大學,而母親,身體已經一天不如一天。第一個月的工資交到母親手上,厚厚的一遝,在母親乾裂粗糙的手中抖動,如一群飛舞的碟。她靜靜地望著母親,用低低的聲音說:“以後,不要去賣菜了。”

母親笑,聲音不再尖銳,沙啞而厚重,滿是艱辛和滄桑的味道。第二天早上,仍然實在菜市場找到的母親。隔得老遠,就聽見母親響亮的聲音在說:“我女兒,大學畢業了,在外國人開的公司裏上班……”她從母親的聲音裏,聽出來一個詞:揚眉吐氣。

28歲,她有了自己的女兒。月子裏,孩子整夜整夜地哭,母親便也整夜不睡,抱著孩子,悠著哄著。有一天晚上她從夢裏醒來,忽然聽到母親輕柔的聲音在唱,她沒敢睜眼,靜靜地聽,是搖籃曲。竟然是那般甜美柔和的聲音,她呆呆地聽著,18年的時光,仿佛一下子倒流過來。她用被子蒙住臉,淚水卻潮水一樣湧了出來——她終於找bioderma 卸妝水到了母親的聲音,找回了從前的母親。

可是幸福,從來都是那麼短暫。

早上7點,母親做好飯,喊她起床。8點,她上班,母親推著孩子出去玩兒。10點,她趕到醫院時,母親躺在重症監護室,已經不能夠再說話。時高血壓引起的中風、偏癱、失語。母親一直昏迷著,她的手撫過母親蒼白的臉龐,淚水滴落在母親臉上。她多麼想再聽聽母親的聲音啊,哪怕是那種尖銳淩厲的叫罵聲,卻已是,再聽不到。

第二天中午,母親在昏迷中悄悄去了。

一個月後,她收拾母親的遺物,在一個小箱子裏,放著科技美容兩雙先拖鞋。鞋面時淡黃色柔軟的毛線,鞋底是母親自己納出來的千層底。這種線拖鞋母親以前給她做過好多,腳穿進去很舒服,唯一的不足是走路的時候腳步聲很響,所以每雙她都是只穿幾天,便丟棄一旁。

她把鞋穿在腳上,從陽臺走到廚房,從臥室走到客廳,“嗒嗒嗒”,腳步聲仍然很響。她在響亮的聲音中悄然落淚,她知道了,那是母親留給她的最後的聲音。  


Posted by tucu at 12:28Comments(0)